黄大仙82799,黄大仙82799cσm,香港新版综合挂牌之全篇,PP1861.Cc——南山区新闻综合频道
主页 > 金融新闻 > 文章列表

讓母親河重現生機——五問黃河禁漁

发布日期:2022-01-10 21:33   来源:未知   阅读:

  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孕育了許多特有的水生生物物種。今年4月1日起至6月30日,黃河實施禁漁期制度,這是自2018年啟動該制度以來的第四年。按照規定,在黃河干流、13條支流和3個主要湖泊,禁止所有捕撈類型生産作業,各省區可根據本地實際情況適當擴漁範圍,延長禁漁期時間。

  為何要在黃河實施禁漁期制度?黃河魚類現狀如何?禁漁是否影響消費者吃魚?對於相關熱點問題,記者採訪了專家和有關負責人。

  中國水産科學研究院資源與環境研究中心副主任楊文波介紹説,黃河流域生態系統複雜多變,孕育了許多特有的水生生物物種,但水域生態系統整體也較脆弱——上游魚類以裂腹魚類和條鰍魚類為主,大多為高寒地帶生活的種類,生長速度緩慢,性成熟期相對晚,繁殖力低,一旦受到破壞,很難得到恢復。

  在水生生物資源的親體繁殖期和幼體生長期等關鍵生命階段,實行禁漁保護,可以大幅降低捕撈和利用強度,使資源得到休養生息和數量補充,有利於黃河水産種質資源恢復性增加和水生生物多樣性的提高。

  楊文波表示,實行黃河禁漁制度,符合當前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的總體要求,順應了水生生物資源養護髮展趨勢,對維護國家水域生態安全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他介紹説,為保護水生生物資源,實行禁漁制度是世界通行做法。自1995年起,我國在四大海區普遍實行了海洋伏季休漁制度。2003年和2011年起,我國又分別在長江流域和珠江流域推行了禁漁期制度。實踐證明,取得了良好的經濟、社會和生態效益。在黃河流域推行禁漁制度,是水生生物資源養護髮展的大勢所趨。

  楊文波介紹説,1980年原國家水産總局組織開展“黃河水系漁業資源調查”項目以後,由於缺乏項目經費支援,約40年沒有對黃河流域魚類資源進行過全流域性系統調查,缺乏系統性的生物多樣性調查資料。

  “我們根據一些科研單位在不同時間、不同河段、針對不同目的開展的一些調查工作,綜合零散的調查資料,可以得出一個初步結論:黃河流域魚類多樣性衰退嚴重,很多河段漁獲物呈現低齡化、小型化趨勢,流域內重要土著種、珍稀特有種的生境狀況不斷惡化。”他説。

  據介紹,相關文獻表明,2007年以來,黃河流域幹流及主要支流的魚類多樣性衰退比較明顯,多年調查中尚可以採集到的土著魚類約78種,只佔歷史統計數的53.06%,有近一半的魚類已不能從黃河流域主要水體中採集到;2008年對黃河干流的調查,只記錄到魚類54種,而且主要是小型魚類。

  ——2007年黃河上游公伯峽至寺溝峽河段的魚類資源調查共採集到魚類16種;2009至2013年間對黃河龍羊峽以上幹流及附屬湖泊進行的調查顯示,只有10種上游土著魚類可以被採集到。

  龍羊峽到劉家峽黃河干流,歷史上至少分佈有刺鮈、厚唇裸重唇魚、極邊扁咽齒魚、骨唇黃河魚、黃河裸裂尻魚、花斑裸鯉、似高原鰍等7種珍稀或特有魚類,根據近年調查顯示,厚唇裸重唇魚、極邊扁咽齒魚、骨唇黃河魚已基本從這一河段消失,分佈區向上游退縮。

  ——在中游,2010至2012年對山西段調查發現42種土著魚類。2013至2014年對幹流陜西段的調查,去除引入種後,只採集土著魚類45種,佔中游魚類的45.45%。

  ——下游幹流段的情況最不樂觀。2013年對下游9個斷面的調查只發現了27種魚類,佔下游魚類總數的26.73%。

  3月9日,隨著天氣轉暖,黃河水面漸開凍,成群候鳥飛抵內蒙古鄂爾多斯市達拉特旗境內黃河沿線濕地。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農業農村部漁業漁政管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從2018年開始,農業農村部每年4月1日組織沿黃9省區舉辦黃河禁漁期執法啟動活動;每年5月底至6月上中旬,組成9個執法工作組,在黃河全流域組織開展省際間漁政同步聯合交叉執法專項行動。沿黃9省區每年查辦各類禁漁期違法違規案件300起以上、涉案人員500人以上。

  沿黃群眾資源環境保護意識日益增強。沿黃9省區在大橋、渡口、公路等位置,通過張貼禁漁公告、製作宣傳警示牌、懸挂橫幅等方式,增強宣傳力度。

  近年來,黃河流域局部生態環境逐漸恢復,引來不少水鳥棲息和覓食。比如黃河流經澠池坡頭至南村段沿岸,成群的蒼鷺自由棲息。禁漁對養護黃河水生生物資源、保護生物多樣性、促進生態文明建設發揮了積極作用。

  農業農村部漁業漁政管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統計顯示,黃河流域每年捕撈量約為4.6萬噸,我國淡水水産品年總産量是3000多萬噸,黃河淡水捕撈産量佔比不到0.2%。黃河禁漁不會對水産品供應産生較大影響。

  據2017年農業農村部組織沿黃各省份摸底調查,黃河流域專業從事捕撈人數為2萬多人、兼業捕撈約1.5萬人,漁船近2萬艘。主要捕撈種類包括鯉魚、草魚、鯽魚、鰱魚、魚、蘭州鯰、黃顙魚、中華鱉、中華絨螯蟹等。

  “每年極低的漁業捕撈量表明,母親河的確是需要一段時間休養生息了。”這位負責人説。

  農業農村部漁業漁政管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為切實保護母親河,全面禁漁有待加快研究。黃河實行全面禁漁涉及面廣、執行難度較大,在漁民轉産轉業、社會保障體系等方面還面臨困難。

  同時,在執法中存在兩方面問題,包括機構改革後黃河流域部分地區漁政執法機制尚未理順,漁政執法人員流失、人手不足;漁政執法基礎條件差,執法車輛、船艇配備嚴重不足,缺乏相關取證設備等。

  這位負責人表示,下一步,要嚴格執行黃河禁漁期制度,加強黃河禁漁和水生生物保護宣傳,提高漁民資源保護意識;同時,將對黃河流域漁業資源狀況、漁民和漁船狀況及執法隊伍建設情況進行摸底調查,提出完善黃河流域禁漁期制度的意見與建議,加快推動相關政策出臺。(于文靜、欣芷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