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仙82799,黄大仙82799cσm,香港新版综合挂牌之全篇,PP1861.Cc——南山区新闻综合频道
主页 > 财经资讯 > 文章列表

天涯路虽远热血化忠诚 记献身农业科学家陈学求

发布日期:2022-01-06 00:40   来源:未知   阅读:

  2月3日,正在海南省三亚市进行育种工作的吉林农业大学教授陈学求,永远地倒在了他工作的岗位上。闻听噩耗,三亚市崖城镇的300多名农民自发赶到医院,为这位70岁的教授送行。根据陈学求的生前愿望,他的骨灰一半埋在能望到他工作大半生的育种基地的山坡上,另一半撒在了大海里,希望魂归他出生的马来西亚。

  “英名永存落叶归根桃李遍栽白山黑水昭义怀远赤子报国弘扬琼海天涯”。陈学求同事的挽联,生动地概括了这位农业科学家的爱国情怀和不凡业绩。在长达32年的岁月里,陈学求舍却对家人的照顾和对优越物质生活的享受,每年奔波于东北和海南之间,不仅成功培育出了一系列农作物新品种,为粮食生产和农民增收做出了贡献,而且与农民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2003年10月,已经出现明显肝腹水症状的陈学求怕错过繁育种子的最佳时机,不顾家人劝阻,又要起程去他30多年前亲手创建的吉林农业大学海南良种繁育基地了。他的大学老师、吉林农大的郭午教授找到了陈学求,疼惜地对他说:“你身体不好,年纪也不小了,这次就别去了。”可陈学求却回答:“不行啊,玉米新品种繁育到最关键的一年了,我必须得去。为了良种事业,我就是累死在地头也心甘情愿!”

  在海南工作期间,病痛开始折磨他。为了不耽误科研,他对助手们隐瞒了病情,常常自己开点药坚持。有时实在走不动了,就雇个三轮车把自己拉到田间,在地头指导其他人员育种。今年2月2日下午,陈学求突然发病,被送往三亚市农垦医院抢救。入院时他还说:“我还有很多资料没整理完,过两天我还要到乐东县黄流镇走走,给我们的年轻人介绍几位著名的育种专家。”临终前,他对妻子说的最后一句话还是与工作有关:“别担心,我没事。我还要回去工作呢。”

  对事业比生命还重要,对育种比培育子女更上心,陈学求用认真勤恳的敬业精神感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吉林农大实验站的李冰心至今还记得和陈老师一起在大棚里培育抗旱玉米品种的经历。那年8月,长春气温高达30多摄氏度,60多岁的陈学求身穿白大褂,背着资料袋,在闷热的塑料大棚内搜集育种数据。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实在热得受不了的李冰心怕老师体力不支,就劝他出去凉快凉快。陈学求却说:“我要的就是在这个温度下的数据,工作不干完不能歇。”等完成数据采集出来,陈学求几乎虚脱了。李冰心看了一眼棚内温度计:47摄氏度!

  陈学求的病逝使小女儿陈新沉浸在无比悲痛之中。她出生那天父亲就没在身边,7岁时还不认得父亲,直到13岁时,她才和父亲一起过了第一个春节。陈新说:“从1970年父亲‘南繁以后,我们整整有32个春节没有和父亲在一起过。即使他回到东北,也总是呆在农民的地头或学校的实验田里。别人家的孩子与父母嬉戏是很平常的事,对于我们,连和父亲一起过个节都成了永远的奢望。”

  几十年的辛勤工作中,陈学求取得了辉煌的成绩。他是我国高粱研究的学科带头人,先后撰写的国家一级论文就有20多篇,曾获得国家首届科学大会奖。由他选育出的“吉杂1号”“吉杂2号”“吉杂3号”“吉杂5号”高粱品种目前已在国内推广,成为东北高粱生产的主要品种,种植面积超百万亩,已为广大农民创经济效益数十亿元。而他专门为西部盐碱地研制的高粱新品种“吉杂8号”,每公顷产量可达到1万公斤。陈学求生前一直计划把“吉杂”系列不停地做下去,不断改良品种。在他的笔记本上,要研究的品种已经排到了16号。

  作为1952年从马来西亚归国的华侨,陈学求多年来一直对祖国的培养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一次,弟子邢国顺去他家,陈学求一边把自己作为全国华侨代表参加国庆15周年庆典时的请柬和多年来得到的各种奖励证书拿给他看,一边流着泪说:“党和国家给了我很多,我只有拼命干才能报答。”

  陈学求工作兢兢业业,与人交往平易近人,但对生活要求很低,也从不给别人添麻烦。按政策他可以享受到140平方米的住房,但多年来陈学求却坚持和妻子住在仅有54平方米的房子里。他有三个孩子,小女儿大学毕业后至今没有工作,但每当学校问他有没有困难需要解决时,他都回答“没有”。无论在吉林还是在海南,到农户家帮助解决问题时,陈学求从不要一分钱,也从不挑剔工作环境。作为全国著名的农业专家,退休后,陈学求拒绝了很多公司的高薪聘任,却主动提出不拿一分钱,到吉林农大农业科学实验站工作。

  “他对自己的要求太严了,对生活的要求却太低了。”当陈学求的硕士研究生赵欣欣第一次走进老师家门时,眼前褪色的窗帘和破了皮的旧沙发让她吃惊不小。只有一张书桌算是像样的家具,上面摆满了各种书籍。“但他的学术思想是那样活跃,他那样关心年轻人成长。考上博士后,我有一次去拜访陈老师,他在表示祝贺的同时,建议我把学习的方向和抗旱育种结合起来,把抗旱基因找出来。他对我启发相当大。”赵欣欣说。

  不仅自己钻研,陈学求更愿意将自己的生活经验和所学知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年轻人。他经常领着弟子到田间地头,亲手把这些年轻人领上科研之路,使他们快速成长。吉林农大实验站的马义勇从1996年就跟随陈学求学习育种,陈学求常常手把手地教他如何选材。“陈先生从不计名利,我们在生态育种项目上一起发表的文章很多,他从来都是把自己的名字放在最后。他总说:‘只要取得成果就行,名利对我来说没有用。’”临终前陈学求嘱咐老伴:“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实验材料,无论多少钱都不要卖给别人,全部无偿地留给吉林农大实验站。”

  陈学求不仅培养年轻科研人才,还经常抽时间培养工人。他经常告诉工人,如今既需要有知识有文化的科研人员,也需要有一定知识水平的工人队伍。并经常给工人们办班,帮助他们掌握科学育种技术和知识。如今,他收的三名工人弟子已全部成为吉林省农业育种的高级技师。

  在海南工作期间,陈学求看到当地农民生产方式落后,便经常苦口婆心地劝说,指导他们用先进的技术耕作,对家境贫困者进行扶持,与当地农民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被大家亲切地称为“阿公”。

  三亚市崖城镇起晨村农民尹学伍从1970年开始就跟随陈学求工作,帮助看房子、管理仓库、看管生产资料,一直感觉到充实和快乐。“他是个著名的专家,却没有一点专家的架子,经常帮助我们搞生产,我们都把他当成自己的知心人。”尹学伍说。无论谁家有了困难,无论谁需要帮助,陈学求都会二话不说立刻帮助解决。在他的帮助下,一批当地农民脱了贫,一些人还走上了富裕的道路。

  黎族农民蓝学平过去缺乏种植技术,只好靠上山打猎为生。陈学求知道后,多次上门找他谈心,并指导他进行农业生产。后来蓝学平依靠农业生产发家致富,成为远近闻名的生产大户。导一村村民江有才家境贫寒,为了帮助他脱贫致富,陈学求多次把江有才的四个孩子叫到育种基地来帮助干活,一面藉此给他家里发些补贴,一面手把手地教给这些孩子农业技术。现在江有才的家庭情况已经得到改善,而他的孩子们都成了农技能手。

  “阿公”病逝的消息迅速在吉林农大育种基地附近村庄传开。百姓们纷纷自发前来哀悼,痛哭失去了一位好老师。附近的百姓要求把陈学求安葬在南山,在遗体火化当日,很多人主动为陈学求抬棺,按当地习俗隆重地为他铺彩纸。一位80岁的老阿婆特地带着一群儿孙去给“陈阿公”送行。